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俄罗斯建筑师谈未来

发表日期:2018-4-10浏览次数:579次


                          俄罗斯建筑师谈未来




——俄罗斯建筑师谈创作自由、木结构建筑和圣彼得堡在50年后可能的样子。


符拉基米尔-贝罗戈洛夫斯基

尼基塔-雅维恩(Nikita Yaveyn)是俄罗斯圣彼得堡的著名建筑师。他出生于1954年,1977年毕业于列宁格勒建筑工程学院(Leningrad Engineering and Construction Institute)——现圣彼得堡州立建筑与土木工程大学(St. Petersburg State University of Architecture and Civil Engineering)。

1990年,尼基塔-雅维恩开设了他的事务所——“44工作室”(Studio 44)。从1994 年到2003年,他领导“圣彼得堡州管理、使用、保护历史和文化地标委员会”(Committee on State Control, Use and Protection of Historical and Cultural Landmarks of St. Petersburg.)。

他创作的作品,包括为赫米奇州立博物馆(State Hermitage Museum)——将总参谋部大楼(General Staff Building)改造成新的美术馆(2007-14),;在他的家乡,为鲍里斯-艾福曼舞蹈学院(Boris Eifman Dance Academy)设计一幢新楼。艾尔米塔什博物馆新馆改造(2008-12),可能显示了他严格的现代主义建筑方法。

然而,他的广泛的项目揭示了他的许多兴趣——-特别是为每一个地方和文化创作有特色的建筑,并专注于恢复传统的木材建筑。

这类例子,有哈萨克斯坦阿斯塔纳市(Astana)的雕塑群,在索契的未来派高科技火车站。还有托木斯克科技博物馆(Tomsk Museum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尼基塔-雅维恩还执教于“州立列宾绘画、雕塑和建筑学院”(Repin State Institute of Painting, Sculpture and Architecture)。

这个采访发生在尼基塔-雅维恩的有150人的工作室。

以下是采访对话:符拉基米尔-贝罗戈洛夫斯基(Vladimir Belogolovsky)简称VB;尼基塔-雅维恩(Nikita Yaveyn)简称NY。

谈圣彼得堡建筑师的创新自由和摩天楼建设

符拉基米尔-贝罗戈洛夫斯基:你的父亲是建筑师,你的哥哥也是建筑师。你能否说一下,你的职业选择是不可避免的吗?

尼基塔-雅维恩:我是这么认为的。我的父亲很有魅力,他在家里做了很多工作。这就是为什么自从我能记事起,我就想成为一名建筑师。

对我来说,我的职业选择的不可避免性,与我的天生素质是一致的。儿子继续追求父亲的没有实现的雄心壮志的想法,也起了作用。

VB:你大多数时间在圣彼得堡工作,并且有时在莫斯科。他们两个独特的建筑学派值得一提吗?

NY:总是有差异,并且在今天仍然这样。但这种差异变得不那么明显,不那么引人注目。

VB: 那么,你能谈一谈圣彼得堡建筑方式的某些特点吗?

NY:有些事情表现出这种特点,例如大家都认可的内部纪律;害怕做出突然的、不适当的姿态。我们的建筑是有节制的,我们的项目总是表达出对周围环境的巨大的敬畏。

圣彼得堡学派的思想在于,城市整体的和谐,比特定建筑的非凡表达更重要。

今天,这种做法得到了城市官员的非常保守的观点的加强。市政府官员们保持警惕,他们保护历史建筑。当然,我们的建筑是在这个国家最保守的。

VB:换句话说,本地建筑师创新的自由非常有限。

NY:你可以这样说。我们的建筑师不仅没有更多的自由,而且他们也需要与当地的官僚做更多的协调。而且,如果在莫斯科有一定的灵活性,这里的一切都是更加强硬和不妥协的。

VB:2007年,有一场国际竞争在圣彼得堡举行,为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建设一幢400米高的大厦。你认为,在本质上这是在一个水平的城市建设超高层建筑吗?

你怎么看没有一个俄罗斯建筑师被邀请参加这个事实?

NY:这是一场灾难。我是反对这场竞争和反对在这里建立任何高层建筑的计划的抗议活动的组织者之一。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这个项目,是这个暴发户的行为的最差表现方式。

我认为这个项目对我们的城市是一种破坏性的行动。经过无数次的抗议,该建设场地被从市中心搬到郊区;现在,它被建在芬兰湾岸边的拉赫塔(Lakhta)街区。

关于不邀请任何俄罗斯建筑师参加这一场竞争:我很高兴他们没有邀请,因为它只在这件事上加强我的地位。

VB:你认为在这个城市建设任何高层建筑的想法是一个原则上的错误吗?或者你承认它有一种可能性?

NY:有两种类型的摩天大楼。经济上可行的摩天大楼出现在有非常昂贵的土地价格的地方,使得这些项目非常有利可图。

其次,有象征性的摩天大楼。他们表达了他们的主人的雄心壮志,并且作为广告吸引人们的注意力。在这里,我们有后者的情况。没有这样的项目,我们也可以过日子。

谈自己的建筑理念

VB:你觉得你更接近什么样的当代建筑?你从哪里得出你的灵感?

NY:我喜欢地区性的建筑。例如,我喜欢哥伦比亚和斯里兰卡的建筑。我常驾车到有“不同”的建筑的地方。

我感兴趣的是土生土长的建筑,它出现在一个特定的地方。这样的建筑风格已经不是简单的编造了,而是自然地成长和延续。

现在,个人主义美学独创大师的时代结束了。

VB:所以你认为,独创的建筑与它的杰出的,个性化的手段和声音即将结束。

NY:这不仅是我的意见。从我观察到的,每个人都有这种认识。这种建筑现在已经过去了。不管怎样,它是落后于潮流的。

VB:那么,我们这样说吧,你的“声音”?它不再有了?那一定有什么东西留下,不是吗?

NY:我喜欢专注于其他事情。我更感兴趣的是探索基于一个特定的地方的历史和文化的地区性建筑。

VB:你说一说你每一次在不同地区的项目上工作的时候,你的建筑完全改变了模样吗?你的建筑总是不同,你对在一个特定的地方展示你的个性不感兴趣,对吗?

NY:无论如何,我们在哈萨克斯坦和其他地方的竞争胜利,是我们认真地审视当地文化的结果。

我们的解决方案,是建立在我们对当地的传统的思考和我们自己的国家的经验的基础上的;例如,定位于我们的构成主义的根基。这样的方法使建筑更加丰富多样。

VB:你会用什么词语来描述你的建筑和项目?你的建筑是关于什么的?

NY:任何建筑都是一个完整的世界。言词只能将它简单化。

VB:虽然如此,什么词语接近你作为一个建筑师所做的事情?

NY:建设,创新。并且,创新不是从头开始,而是建立在具体环境的基础上。

VB:但发明和创新意味着形成或设计新的东西——一些以前不存在的东西。

NY:不一定。我说的是创造一种建筑,一种适合目的的形象,结合各种所需的东西及当地的条件和位置。

VB:我最近和莫斯科建筑师尤里-格里戈里安(Jury Grigoryan.)谈话。他回答我对他的建筑的意义的提问,他说:“对我来说,建筑的意义和目标是创造历史,然后创造一种地方的、独特的形式。”你同意这种说法吗?

NY:不完全同意。我喜欢尤里-格里戈里安的建筑,但他更多的是从事形式制造。形式本身对我来说不是很感兴趣。

VB:那么,你对什么很有兴趣呢?

NY:建设一个新的世界。创造一个完整的,但将被理解和熟悉的世界。

你知道,以一个球体的形式来建造一所房子并不难,但很难使它有内部的和谐及与周围环境的关系和谐。
换言之,一种形式总是一个结果,是对一个特定的挑战的答案。一种创新的形式不应该支配一个特定的解决方案。

VB:虽说如此,你打算创造一种,你能够说,“这是我的”的建筑吗?

NY:没有想过。但我知道,我的建筑是不平常的,因此它是可识别的。那好吧。但我不认为我的计划启示了它们的创造者。

VB:你不会说,每一个新项目是前一个的延续吗?他们往往是不同的,对吗?

NY:我会说,我有大约10个主题,它们一直以一种方式或另一种方式发展。但它们不是有继承性的。
我把我的建筑描述为一棵树。它由许多分支组成。有时,更多的注意力被给予一个分支。

这个分支五年后干枯。然后一些水分激活另一个分支,并且干枯的它再度复苏。

VB:这些分支有名字吗?

NY:一个我最喜欢的主题,叫“走向重组”(To reassemble)。分解已成形的建筑原型,有一套确定的方法,然后重新组合成新的东西。

有时在这样的运用中,你的部分构想可能不被使用在当前的项目中,所以它们被放在一边。然后,它们在其他项目中再利用。

换言之,你可能会遇到一些想法,你可能不会马上使用,所以将它们暂时存储一段时间。建筑师应该依靠良好的记忆,在正确的时刻,提出适当的想法。

当你用完所有的构想时,你会被迫发明一些新的东西。[笑]

谈在哈萨克斯坦和托木斯克的木头建筑

VB:请谈谈你在哈萨克斯坦的项目。你是如何处理它们的?

NY:我们所有的项目都在阿斯塔纳(哈萨克斯坦首都),那里的建筑与一般的哈萨克斯坦当代建筑有很大的不同。

我们在那里设计了六个项目。有四个是在竞争中赢得的。少年宫(Palace of Schoolchildren)和青年宫(Palace of Youth)已经建成。

这两个综合设施是城市内的城市,有很多功能。每场设计竞争都有评审团,但哈萨克斯坦总统作最后决定。

VB:他很了解建筑吗?

NY:事实是他已经选择了我的4个项目,他对建筑有很好的感觉。[笑]

VB:你说的在托木斯克的科学和技术博物馆(Museum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它重新诠释和发展国内建筑的传统”。你能谈谈这个项目吗?

NY:说起俄罗斯独特的民族建筑,我们不得不提到木头建筑。我相信每一个俄罗斯人都懂得如何建造一幢木头小屋。

在托木斯克,与俄罗斯别的地方相比,有更多的木头建筑幸存下来的例子。迄今为止,托木斯克市中心的房屋,70%为两层和三层的木头房子。

在俄罗斯的许多地区,木头建筑仍然是一种生活传统。并且,这种木头的建筑在建造和细部设计方面都是很独特的。

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的商品交易会和展览会上,建筑师开始研究木头建筑的结构,他们复兴了木头建筑,并且将它们发展到一个新的专业水平。

其中,最突出的表现,是1923年在莫斯科举行的首届“全俄农业和国内工业展览” (All-Russian Agricultural and Domestic Industry Exhibition)。在展览会上,有由伊万-佐尔托夫斯基(Ivan Zholtovsky)和康斯坦丁-梅尔尼科夫(Konstantin Melnikov)设计的许多精巧的小房子。
这些木制的亭台楼阁,成为俄罗斯先锋派的最高成就,但不像这两位构成主义者(Constructivists)的其他项目一样受到赞扬。


VB:换句话说,你在托木斯克的博物馆复兴了俄罗斯的木头建筑传统。

NY:绝对是这样。尤其如此的是,在这里几乎没有当代的木头建筑。因为,自苏联时代以来,我们的非常保守的防火安全守则,在大型公共建筑的建设中禁止使用木材。

建筑师必须经常对抗这些陈旧的要求。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们的博物馆高调地宣布了在当代建筑中最广泛地使用木材的可能性。

他们设计的超过两层的斜屋顶建筑,是5种原型塔楼。有六边形的、十字形的、环形的、四边形的和八角形的——全都用木头建造。

谈圣彼得堡未来的城市面貌

VB:圣彼得堡的历史中心的地位一直是稳固的。尽管如此,你是如何想象你的城市的?比如说,在50年内会是什么样子?

你认为它会经历重大变化,还是倾向于保持我们现在看到它的样子?

NY:一些现有的建筑会慢慢地被新的建筑所取代。但我不得不承认,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城市中心并没有成为更方便游客和居民的地方。

相反,由于许多相互连接的住宅院落封闭,这个城市的连通性显著下降。由于许多相互连接的住宅院落封闭;这种步调减少了历史中心区的公共空间。

在城市改造的过程中,更现代和方便的问题最终会出现,并且将不得不处理。

VB:如果一些历史建筑逐渐消失,你能想象他们的位置将是现代的第二十一世纪的建筑吗?

NY:我不认为这种剧烈的转变是可能的。最有可能的是,旧的建筑将被外貌相当接近的新颖的东西取代。

新的建筑物将隐藏在历史表面的后面。今天,历史文物的保护在圣彼得堡是很有力度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将更有可能看到在历史结构里,连通性增加,而不是激进的新旧建筑的替换。

在这一点上,最重要的是,沿着较小的街道和庭院,用完整的新的公共空间系统,补充现有的城市空间,让它们成为一体。

在目前的城市范围,增加城市的密度,有很多的可能性。绝对不需要在市中心或是在郊区,建立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大厦那样宏伟的项目。

附图片13幅


1、Studio 44 Architects建筑事务所设计的俄罗斯托木斯克科技博物馆(2015)



2、Studio 44 Architects建筑事务所在圣彼得堡设计的在总参谋部大楼的“州立赫米蒂奇博物馆”(State Hermitage Museum ,2002-2014)


3、Studio 44 Architects建筑事务所设计的在总参谋部大楼“州立赫米蒂奇博物馆”




4、Studio 44 Architects建筑事务所设计的在总参谋部大楼“州立赫米蒂奇博物馆”



5、Studio 44 Architects建筑事务所设计的位于圣彼得堡的“鲍里斯-伊夫曼舞蹈学院”(Boris Eifman Dance Academy,2008-2013)



6、Studio 44 Architects建筑事务所设计的“圣彼得堡州立大学管理学院”(St. Petersburg State University Graduate School of Management,2009)


7、Studio 44 Architects建筑事务所设计的索契“奥林匹克园区铁路车站”(2010-2013)




8、Studio 44 Architects建筑事务所设计的索契“奥林匹克园区铁路车站”(2010-2013)




9、Studio 44 Architects建筑事务所设计的阿斯塔纳儿童宫(Palace of Schoolchildren,2008-2011,国际竞争获胜方案)




10、Studio 44 Architects建筑事务所设计的哈萨克斯坦阿斯塔纳儿童宫



11、Studio 44 Architects建筑事务所设计的阿斯塔纳儿童宫




12、Studio 44 Architects建筑事务所设计的阿斯塔纳Zhastar Palace宫,2013)




13、Studio 44 Architects建筑事务所设计的阿斯塔纳重点铁路车站,2010,际竞争获胜方案)



                                                                                                                                         (转载于   ABBS网站)








友情链接
厦门大学资产经营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厦大西村11-13号
技术支持:厦门易尔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闽ICP备13006862号-1